NEWS
NEWS

案例 | “微治理”后小区颜值高了,年轻人想在这里拍婚纱照

2017年3月13日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文|舒抒

改造后的小区东大门

今年过年,家住徐汇区田林十二村的邹阿姨迎来搬到小区后的第二个农历鸡年春节。回想12年前,邹阿姨说今年大有不同,不仅因为当年还在准备高考的儿子去年底已完成终身大事,更重要的是今年小区环境完全变了样,成了她记忆中家门口颜值最高的一个新年。“儿子回来都说小区变美了,可以拍结婚照了。”

小区以前长什么样,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农历新春,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来到田林十二村一探究竟。

物业“神回复” 

“小区地段蛮好,可儿子一开始还是不好意思让女朋友上门。”邹阿姨说,小区年岁渐长,公共设施老化陈旧,雨天有路面积水,晴天有马路菜场,加上绿化长期无人修剪,不仅看起来脏乱差,每年还都会发生入室盗窃案,“家里来客人,经常有人问‘你们小区没物业吗?’”

改造前的田林十二村东大门

上述情况是上海不少“80后、90后”小区的常见病。以田林十二村为例,小区建成于1985年,所属的田林街道辖区内,大部分住宅小区都建成于1985至1995年间。到今天,许多小区都存在管道老化不畅、绿化脏乱差、缺乏专业保洁护绿人员、技防设施严重不足、无力自行实施改造等各种问题。十二村作为售后公房小区,物业费价格低、小区面积小停车位少,物业公司的工作积极性一直不高。

田林十二村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赵国庆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8年7月他刚到小区任职,居民们反映自来水浑浊,于是居委会请物业清洗水箱,没想到好几幢楼的水箱里都“洗”出了虫子。询问物业上次清洗是何时,物业竟然回复:“水箱有虫说明水质好”。



为何如此牛气?“他们觉得没有别的物业愿意接盘,居民们也觉得小区就像嫁不出去的女儿,于是物业‘朝南坐’愈发理直气壮。”赵国庆说。


“车夫”齐换血 

小区颜值提升的“关键人物”: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赵国庆    

要让小区环境好起来,物业就要改掉“朝南坐”的陈旧思维。但物业公司隶属国企,在小区的根基长达十余年,居委会如何撼动物业这尊“大佛”? 

“想要与物业平等对话,就要从业委会着手。”赵国庆说,由于物业不作为,业委会不仅在居民心中缺乏分量,内部也不团结。终于,到了2012年4月,小区迎来业委会改选,怎样引导新一届业委会团结起来真正代表广大居民,成了赵国庆反复思考的问题。此时,他想到了小区里的党员。

“一开始一家一家说服党员居民参选业委会,没人想掺和进来,接这个烫手山芋。”困难如期而至,但赵国庆的一句话打动了大家:“今天我不得罪物业,我就要得罪居民。”大家发现,这个赵书记确实是一心为居民着想的,于是陆续参选。最终当选的7名业委会委员中,有6人是党员,业委会主任也由居民区党总支委员兼任。

拆违后重新布局绿化的小区   

2013年9月,小区迎来第二个转折点,居民们投票决定,要撤换物业,“售后公房炒掉十几年老物业在当年算是一桩大新闻。”新上任的物业经理虽然干劲足,但缺乏经验,小区的维修、管道更新工作却迫在眉睫。于是,居委会做出了一项大胆决定,向物业公司推荐小区物业经理。

2015年元旦,曾在一家自行车生产企业担任销售主管的王顺生,就这样通过公开招聘程序,成为田林十二村居民举荐的物业经理,此前他已是居民区的党总支委员。由此,小区的居委会主任、业委会主任和物业经理都由居民区党组织委员兼任,按照赵国庆的话说,“三驾马车的‘车夫’都是党员,无论谁遇到问题,第一想到的应该是解决,而不是推诿扯皮。”


奔跑吧,救护车 

田林十二村距离市六、市八医院都仅4分钟车程,但你若问居民住得离医院近是不是很放心,不少人会“答非所问”:“救护车开不进来,再近也没用”。原来,此前小区道路较窄,停靠的私家车数量又逐年上升,使救护车等体型较为庞大的车辆驶进小区主干道后,无法拐进任何一条支路,更不要说驶到居民楼楼下。 

然而,小区近6000名居民中,60岁以上老人有近1400人。老年居民占到近1/4的老龄化小区,救护车却不进来,难怪居民会有“不安全感”。

主干道拓宽后

2015年初,经过“三驾马车”多次联席会议讨论决定,其他工程暂缓,必须先拓宽道路。于是,当原来6.8米宽的小区主干道拓宽至8.1米,平均宽度3.8米的支路拓宽到5.2米,“邹阿姨们”的第一反应都是:“这下救护车开得进来了。”

 路铺好了,紧接着要升级小区的“内循环系统”。老小区时不时发生盗窃案,一大原因就是系统落后。于是,“三驾马车”经商议后再次达成一致,将全部85个居民楼大门升级为智能防盗门,大门内外安装红外线探头,并实行智能门禁卡实名登记,就设在居委会办公室。当改造污水管道、铺设沥青路面、改建居民楼门洞和报箱等细碎却必要的基础工程全部就绪后,这才轮到“面子工程”。

老小区焕新生,安全系数迅速提高,究竟有什么秘密武器?

原来,田林十二村用了特斯联的智慧社区解决方案仅一年,该社区的发案率就下降了90%。如果一个独居老人72小时都没刷过门卡,系统就会提醒社区人员上门去查看;如果有人一天进出单元楼几十次,也会提醒物业注意。

改建前后的小区凉亭“逸思庭”

十二村里的几棵水杉高大威猛、枝繁叶茂,但也影响了许多家住一、二层的居民家中采光。发现问题后,居委会便牵头物业对小区“左右开弓”地进行改造,一方面在居民楼下选择符合消防要求的点位搭建简易晾衣架,另一方面请专业的设计公司和工程队对绿化布局进行调整,以爬山虎等垂直绿化代替部分低矮灌木。大年初二,记者在小区里看到,不少居民趁着农历新春天气好,都把家中被褥拿出来晒太阳。

赵国庆告诉记者,一开始有居民担心,道路拓宽和调整绿化会降低小区的绿化覆盖率。于是居委会就在小区宣传栏主动公示设计图纸,居民区党组织委员们则带头向居民说明情况:小区治理首先要满足最基本的刚性需求,比如日照、停车位,其次才是更高的需求,比如绿化、体育休闲设施。“这样一说,大家都理解了。”

新铺设的健身步道,居民们可以在小区内闲庭信步


解决“温饱”奔“小康” 

居民自发在“记忆家园”认养植物  

在田林十二村还有三个设在不同居民楼的“公共家园”,满足的正是居民们更高一层的精神文化需求。“温馨家园”是老年人活动室和爱心就餐点,每周还有附近理发店的年轻店员们来为居民们免费理发;“快乐家园”是居民们的学习天地,英语课、编织课、唱歌跳舞样样有,老师和学生则都是小区居民;“记忆家园”收藏者居民们从家中拿来的各类藏品,有居民获全国劳动模范受颁的奖章,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粮油票证,有荷兰木鞋、海南椰雕等旅游纪念品,也有身为市书法家协会会员的居民自己手书的书画作品,不少藏品价格并不便宜,制作也颇费心思。

记忆家园举办“珍藏的记忆”收藏展,居民把家中珍藏数十年的嫁妆拿来展出

“小区治理解决‘温饱’之后,肯定要继续‘奔小康’嘛。”赵国庆介绍,小区周围有不少机关事业机构,于是每年夏天都会邀请地铁工务公司、环科院、市八医院、区城管执法局、田林三中等共建单位参与小区的“纳凉晚会”,现在已经成了居民们每年到了三伏天最期待的事。

“三驾马车”在居民心中越来越有分量的背后,还有一个关键支撑。去年9月,徐汇区一连发布了《徐汇住宅小区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实施方案(试行)》、《徐汇区住宅小区综合治理工作指南(2016版)》以及《徐汇区住宅小区综合治理工作测评指标(2016版)》等三项文件,对住宅小区环境综合整治工程的实施及其管理的操作程序、使用范围、资金标准、监督标准等做出了明确规定。由此一来,居委会有了明确的依据申请项目资金,业委会能根据指南找对的人解决问题,物业对工作要求也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居民的居住体验因为标准化、规范化的流程获得了提升。

所以,现在居民们有多热爱自家小区?赵国庆告诉记者,去年有一次,自己劝阻在简易车棚内打麻将的居民时,对方呛声,“你这个书记算什么,敢拆我麻将台?”结果,没等赵国庆说什么,围观的居民看不下去,纷纷指责对方影响小区环境和居民停车。那之后,再也没有人在小区公共区域打麻将了。

杨格锁业重磅携手,特斯联产业联盟扩容提速

上一篇

微软前CTO牵手特斯联 Mylio入华的双赢玩法

下一篇